深切缅怀著名漫画家缪印堂先生

漫画家缪印堂一生致力于漫画事业,他的漫画题材广泛、造型考究、笔画简练,人物造型美观,民族风格浓郁又极具“缪氏风格”。他的漫画品种众多,有插图、连环画、儿童漫画、幽默漫画、科普漫画,其数量颇大,他的水墨漫画更具中华传统美术的装饰美感。

缪印堂1935年1月出生于南京。他从小喜欢“小人书”和香烟纸盒里夹着的图片,自学国画、水彩画、铅笔画和漫画达到入迷程度。初中时他因办黑板报和壁报而在学校小有名气,后来做了学校美术工作队的队长。1951年,16岁的他在南京的《时事画刊》上发表反映抗美援朝的漫画《昨天、今天和未来》,这是他走上漫画之路的起点。
 
随后他开始向上海市华东人民出版社,米谷先生主编的《漫画》月刊(1950年创刊)投稿。1955年,该月刊从上海迁至北京(归中国美术家协会领导,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56年,高中刚毕业的他从南京被调至北京,担任这份《漫画》杂志的编辑工作有4年。这期间他在华君武、张光宇、米谷等漫画大家的熏陶下,漫画创作和漫画杂志编辑水平提高很快。
 
1960年,他被调至中国美术馆,从事美术研究和美术作品的管理工作。1976年被调至文化部文艺研究院,先后担任《文艺研究》、《大众电影》、《民间文学》、《知识就是力量》杂志的美术编辑,同时为《儿童文学》和一些科普报刊创作了大量的插图和封面。1981年,他又被调至中国科普研究所任研究员、高级工艺美术师,从事科学漫画的创作和研究。1985年在北京举办了《缪印堂科学漫画汇报展》。
 
1986年,他担任中国美协第一届漫画艺委会委员;2000年担任第二届漫画艺委会副主任;2002年获得中国漫画最高奖:“中国漫画金猴奖(成就奖)”。
 
缪印堂的漫画题材广泛、造型考究、笔画简练,人物造型美观,民族风格浓郁又极具“缪氏风格”;他的漫画品种众多,有插图、连环画、儿童漫画、幽默漫画、科普漫画,其数量颇大,他的水墨漫画更具中华传统美术的装饰美感。近年来,他尝试把“谐趣”的因素引入漫画,再注入一些民族、民间色彩,成为“水墨漫画”领域里的一个优良品种。
 
他在报刊上发表的数千幅漫画作品中,科普漫画居多,享有“科学漫画第一人”的称誉。他认为“科学的传播需要艺术的翅膀”,并率先提出“科普漫画”这个概念。他常用漫画来诠释科学的奥秘,在此领域成果颇丰,曾被政府评为“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
 
他编著出版的图书有《缪印堂漫画选》、《漫画春秋》、《科学漫画创作概论》、《漫画艺术ABC》、《漫画艺术入门》、《世界幽默画赏析》、《王大爷趣事》等20余本。
 
他曾先后被聘为郑州大学、北京电影学院的客座教授、《漫画月刊》高级顾问、《漫画大王》杂志顾问,其漫画作品曾在不少国家的漫画展中获奖。1992年,他的业绩还被录入英国剑桥出版的《国际传记词典》。1994年被政府评为“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专家”,获得国家特殊津贴,1999年曾赴日本访问并讲学。
 
2005年,他接替已故漫画理论家黄远林先生在《艺术》杂志的工作任务,主编“谐趣园”专栏后,仍坚持做到每期杂志必刊登一两篇介绍传统漫画家艺术成就的文章和图片。一干就是12年,编辑该专栏达110多期。
 
他利用这个平台向读者介绍了百余位传统漫画名家,也为中国传统漫画宝库留下了一笔珍贵的史料。
 
他不仅是一位漫画家和优秀的漫画报刊编辑家,也是一位知名的漫画活动家。国内多所大中小学,留有他曾去辅导漫画后人的足迹。在河北邱县青蛙漫画组的院子里,他的足迹更是数不清。2000年,他根据自己教学的讲义,撰写出漫画普及教材《漫画艺术ABC》影响较广。
除此之外,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品格和他那特殊的气场,将不少漫画爱好者聚拢在自己周围,同学、同进。除了漫画创作和漫画报刊编辑外,与漫画同人电话交流、微信交流、电子邮件交流,也成为他生命中重要部分。
 
另外,缪老还是一个音乐迷,他总爱听着音乐画画,其乐融融。他还是一位藏书迷,他家中的藏书甚多,是他搬家时最发愁之事。他对漫画更是十分痴迷,朝思暮想研究漫画,逢人大多谈漫画,到了“三句话不离漫画”的程度。人们在不断欣赏他的漫画成果和倾听他讲授漫画创作经验时,殊不知他长期经受着常人所不曾经受的痛苦。
 
这是因为他在9岁时患牙病,致使口腔下面的一排牙齿被全部拔光,尔后下牙床和整个下颚骨又被全部切除。这种产生在下颚,且从内到外的残疾,给他生理和心理带来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因此70多年间的每日三餐,他只能吃流食。近几十年来午睡和晚睡,他全是用背部斜靠在叠好的被子和枕头上入眠。因为一旦平躺,没有下颚骨的下颚肉块儿,很容易将咽喉堵塞,使人窒息。也就是说,常人躺着睡,缪老却斜坐着睡,这种睡姿持续了数十年。
 
国内那么多他的“粉丝”殊不知:他虽然多次出现在招待宴会上,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并不属于他;他白天在课堂上坐着给漫画后人讲课,夜晚在家中床上睡觉却是斜坐着。特别是:82岁的他浑然不知自己的生命已走到尽头,仍像一个青年人那样在自己最热爱的工作中享受着快乐;仍像一名正在冲锋的士兵那样一往无前。也许他就是为漫画而生的,因而他才为繁荣我国漫画事业贡献了自己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来源:中国美术家协会
分享到:
声明:ca88亚洲城|ca88|ca88亚洲城官网娱乐(www.ios.com.cn)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Scorpio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本网会加以更正。